首页买房攻略楼市资讯济南“着急”了!

济南“着急”了!

文 ,白羽 编辑,李浩然,转自 瞭望智库

近日,《济南城市发展战略规划》(下称《战略规划》)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提到“2025年,北跨战略取得突破性进展,城市建设从大明湖时代迈向黄河时代”。


济南未来要跨越哪里?当然是将城市一分为二的黄河。


其实,济南提出北跨已有16年之久,却一直进展有限。但这次,济南终于“认真”了。


济南为什么非得跨过黄河?这座被外界看来“温吞吞”的城市,“破题”的良方在哪里?


今天库叔就来聊一聊。

1




1869年,一位叫李希霍芬的德国地质学家向德国政府建议:夺取胶州湾及其周边铁路修筑权,将使华北的棉花、铁和煤等更为方便地为德国所用。


28年后,德国出兵强占胶州湾,清政府被迫签定了丧权辱国的《胶澳租借条约》,德国“租借”青岛99年,并趁机把山东划为其“势力范围”。


为方便掠夺矿藏,1899年,胶济铁路动工,经过5年建设,于1904年6月1日全线贯通,时任山东巡抚的周馥在济南出席了开通仪式。


与建设初期民众担心破坏风水的抵抗和此时围观“奇技淫巧”的心态不同,周馥心情复杂,作为清政府为数不多的参赞洋务几十年的高级官员,他实际有着更长远的考量。


当时,“一城山色半城湖”的济南作为山东首府,统领全省,政治上的优势使得民众在心理颇有几分优越感。


千佛山下,大明湖畔,到处是“重儒轻商”论调,官僚作风盛行以致商贸阻滞,偌大的省城贸易额在全省居然只处于中游水平,甚至不及临近的小城周村。作为袁世凯的继任者,曾被李鸿章引为心腹的周馥深知其弊,在沿袭袁世凯的政策基础上,决定更进一步革旧鼎新,于是他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访问被德国人占领的青岛。


他的这一提议颇令同僚和当时的胶澳总督特鲁泊惊讶,甚至被当时文人讽刺,因为自1897年青岛被占领的5年间,五任山东巡抚都不曾踏足青岛,以示割地之辱,周馥决定打破这一惯例。


1902年11月,周馥踏上了海风乍寒的青岛。


在忙碌的行程之外,周馥看到了一个昔日小渔村的蜕变,商贾众多,船流如织,店铺林立,与暮气沉沉的济南气氛大为不同,回到省府后,他即下决心促成济南开埠。


1904年,就在胶济铁路开通前一个月,他和袁世凯一起联名上奏朝廷,请求将济南、潍县、周村一并开作商埠,统归济南商埠案内办理。


清政府旋即批准了该奏折。


济南商埠的开设是出于中国政府的自愿,商埠区内虽然允许西人、洋商与中国人并处,但一切权力统归中国政府掌握,外国人不得干预。因此,济南商埠与帝国主义通过不平等条约而胁迫中国开设的口岸和商埠有着本质的不同。可以说,济南自开商埠是近代中国的一大创举。1904年,成为济南近代发展历上不可忽视的一年。


就在奏折被批准后不久,这场大戏的主要操盘手周馥还没有来得及登台亮相,就被清政府调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


虽然在历史的晨钟暮鼓中,时代的舞台上迎来又送走了一个个决策者,但应和了时代的事物总有惊人的生命力,济南开埠的政策并没有因为人事的变动而被废弃,后任者承袭下来并确定了“保护老城、建设新城”的超前思路。


在济南的西关之外,东起十王殿(今馆驿街西口),西至北大槐树,南沿赴长清大道(今经七路一带),北至胶济铁路以南,这样一块东西长南北窄的区域被划为商埠区。


就这样,东西狭长的济南城市格局被擘画下来。


在周馥离任后一年,开埠典礼在被划定的商埠区隆重举行,继任巡抚杨士骧出席典礼,宣告济南商埠成立,好不风光。


商埠一开,各种新鲜事物纷至沓来,外地商客以及洋人熙熙攘攘,新兴业态逐渐繁盛,外资银行纷纷抢滩,民营企业崭露头角,甚至许多商家从济南走向了全国。


此时,来济南后补道台的北京同仁堂少东家乐镜宇与巡抚杨士骧结识,深受赏识,杨士骧特拨官银2000两交其筹办山东官药局。


然而好景不长,杨士骧被参调离济南,乐镜宇无奈自筹2000两白银“私有化”药局,改名为“宏济堂”,但不料却成就了一个商业传奇。


他便是电视剧《大宅门》的主角白景琦的原型,因“白”字蕴含在繁字体“樂”中,而被拆来用以寄寓往事。



《大宅门》上映两年后,由山影集团出品的电视剧《大染坊》也红遍了半边天,其主人公陈寿亭原型至今虽有争议,但我们从艺术化的影视故事中依旧可以窥视出济南开埠对山东商业生态的影响。


这些被山东商界所津津乐道的商业创奇故事,无一不流露出重情重义的儒商性格:为人豪爽、善用奇谋、性情刚烈。直到一百多年后,我们仍能明显感受到这种流淌在山东商人血液中的“豪爽”基因。


这一时期,山东高等教育也走在了全国前列。除山东大学堂(即山东大学的前身)外,法政学堂、法律学堂、高等农业学堂、公立商业专门学校、公立工业专门学校、公立医学专业学校、公立矿业专门学校等一批专业高等学校成立,为山东近代发展提供了有力的人才保障。


就在胶济铁路通车后不久,清政府借钱修筑的津浦铁路也通到济南。因统辖权不同,两条铁路在济南汇而未交,两座西式风格的车站相聚数百米而互不通车,成为老济南一道奇特风景。 


开埠政策以及铁路的通达,使得济南发展驶入了快车道。一场没落王朝应对危局的自救,无意中影响了济南乃至山东未来百年的发展格局。


<p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0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新房特迈往

loadding

返回顶部